黄蜀澄

 璧山区人物 4696次浏览

黄蜀澄,名遵乐,字淑成,后更名蜀澄,1906年出生于重庆市璧山县定林乡一个乡绅大家庭。幼时在县第二小学和县立中学读书。

1925年夏县中毕业后,抱着“工业救国”的思想,只身乘船经汉口到达北平。1926年秋,他以优异成绩考入北平大学工学院电机科就读。

1926年3月中旬,正当北平人民痛吊孙中山逝世一周年之际,发生了三一八惨案,即3月18日北平人民声讨段祺瑞政府的爱国大-中,黄蜀澄的同乡同学陈调元被枪杀,他幸免于难。黄蜀澄从惨案中觉醒,认定只有马列主义,只有中国共产党提出的革命主张,才能拯救中国,才能解决中国的社会问题。因而他更加努力学习《共产党宣言》、《共产主义ABC》及《向导》等革命汇编和书刊,提高自己的革命觉悟。

同年7月,国民政府开始北伐,北平人民特别是青年学生支持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的人越来越多,不少人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黄蜀澄由于多次积极参加党领导的政治活动,斗争意志坚强,英勇果敢,经党组织考验审查,于1927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但不久,蒋介石在上海发动了四一二-政变。北平共产党人李大钊、陈延年等先后被杀害,-笼罩全国,大革命形势逆转。党组织根据形势的发展和黄蜀澄已经暴露的情况,决定他向南疏散。他于当年秋返川,暂避一时。同时了却了父母要他返乡完婚的心愿。

1928年秋,黄蜀澄不畏艰险,重返北平复学,恢复了党的组织关系。在-之下,又积极投入革命斗争。黄蜀澄领导了“北工院”为反对国民党陆军测量学校强占校舍的斗争,并取得了胜利。还在市郊门头沟矿工中和铁路工人中发动工农运动。

黄蜀澄

他还同徐崇林、甘再人、赵秀龙、何宗元、冉琴舫、曾似竹等同志领导过北平东、西城区各院校的-。革命实践丰富了黄蜀澄的斗争经验,锻炼了他的才能。1932年,黄蜀澄曾任中共北平西城区委书记。这时,敌人更加破坏革命,派宪兵第三团进入北平,镇压学运、工运,北平党组织受到严重破坏,革命形势更加严峻。同年黄蜀澄在“北工院”毕业后,其父母为逼黄蜀澄返乡,不给钱物,黄蜀澄又身患肺病,已是肺病三期,真是贫病交加,度日艰难。但他仍坚持斗争。1933年,党组织根据“转移精干”方针,批准黄蜀澄返乡。同年3月,由于中共重庆市委书记李烈光被捕牺牲,黄蜀澄组织关系暂时中断。

虽然如此,但他凭着自己的坚强党性,依然如故的做党的工作。自1933年8月至1939年春,先后在云阳、长寿、江北等县中和重庆四川省高级工业学校任教。

1933年8月,黄蜀澄在家,经同志傅一凡介绍去云阳县中任训育主任,他尽心尽职做好本职工作,教好学生,求得领导信任,以便立足做党的工作。他利用学生集体升降国旗时,对学生讲爱国,讲民主,从中透露川陕鄂根据地红军的活动,对师生进行革命启蒙教育,对思想进步的进行重点培养。为此,黄蜀澄在该校时间虽短,但对师生们进步思想影响较大。

1935年初,云阳革命-失败,黄蜀澄转移到长寿县中,后到江北县中。在江北县中,他和教师覃正中二人常在夜间教师办公室收听延安新闻。将收听的双十二西安事变的经过,中共对此的主张,张学良、杨虎城的义举及时向师生们传播,扩大我党的政治影响。

1937年春,他任省高工校训育主任时,全国正处在抗日救亡的0中,他在校组织了“八一三剧团”,“暴风骤雨歌咏队”、“自强读书会”等群众组织,团结教育了大批进步师生,为此,时任中共重庆市工委书记的漆鲁鱼为黄蜀澄恢复了党的组织关系,并任黄蜀澄为市工委委员。接着,黄蜀澄从革命斗争中培养发展了40多人入党,还向延安输送大批革命青年。

1938年暑假黄蜀澄与傅世、何宗元等同志自筹资金创办了重庆惟一的革命刊物《生力军》,在市区《大江日报》印刷发行。此刊深受广大青年欢迎,给战时陪都沉闷的气氛点了一把火,传播着革命的火种,从而引起了国民党反动派的恐怖。反动派为压制进步力量,1938年5月5日逮捕了省高工交的黄蜀澄、徐伯图及学生刘圣化(解放后任北方交通大学党委副书记)等三人。在校长出面营救下,当晚三人虽被释放,但反动当局威逼校方解聘了黄蜀澄。《生力军》也于1939年1月中旬被勒令停刊。其刊虽然仅发行了20期2000余份,但它对重庆青年走向革命起到了一定作用。

黄蜀澄被解聘后处境困难,中共川东特委调他去万县组建党的万县中心县委。1939年2月黄蜀澄到了万县,他以我地下党办的私立国华中学精学教员为职业掩护,主要负责万县中心县委书记工作,领导万县、达县、云阳等11个县的党组织活动。国华中学是为培养训练川东各县党的积极分子的学校。

黄蜀澄

学校设在距万县25公里杨河溪的一个地主大院里。黄蜀澄主办党的知识训练班,上半期即发展党员40多名,增添了革命力量。敌人对这所红色学校早有注视,先派了几个三青团员考进校,武装宪兵已开到学校附近联保主任家,点名要逮捕何剑熏(解放后任四川大学教授)和教导主任胡昌治。黄蜀澄沉着冷静,及时将何、胡二人转走,敌人扑了空。而反动当局并未罢休,国民政府教育部长陈立夫亲自下令查封了这所学校。这即是当年万县的“国华中学事件”。学校虽然被查封了,但黄蜀澄培育的积极分子遍及川东各县,后来在革命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1939年8月,黄蜀澄回到重庆,中共川东特委林蒙代表党组织派他到重庆沙磁区筹建中共沙磁区中心区委。9月,开学不久,由小龙坎树人小学董事长杨若愚的爱人王焕志(中共地下党员)推荐,黄蜀澄担任学校教务主任。黄蜀澄到校后,校长傅世为党支部书记,黄蜀澄任副书记。中心区委很快由黄蜀澄、李成英(女,曾任宜宾中心县委妇委委员,解放后,任四川省卫生厅副厅长)和中央大学一名中共党员组成,及时开展工作,发展党员。

当时,重庆虽然处在抗日救亡0,但反动当局并未放松对我党的破坏,小龙坎树人小学已在敌人监视之中。1940年夏,敌特对杨若愚不断施加压力:商借校舍做三青团办公室;推荐杨若愚的老同学黄禄丹(曾任国民党南川县党部书记长)进校任教,杨听了黄蜀澄的劝说,以党派不宜入校为由而拒之校外。敌人一计不成,又施一计。由伪中央大学教授、沙坪坝头面人物吴干出面,一再向杨推荐教职员进校任教,亦被杨拒绝。吴干又借房居住,杨碍于情面,只好将其校内两间房屋借给吴居住。吴即借此住房监视黄蜀澄等人的行动。接着,小龙坎稽查所突然传讯地下党员李家琼(女),让李点认黑名单上的共产党分子,李推说,我年轻,只管教学不管政治,敌人无奈,只好将她放回。敌特传言:“树人学校共产党分子活跃”。小学部教务主任刘秉钦(地下党员)被特务跟踪,黄蜀澄果断让刘转移走。组织上委托党员王炳南(解放后任重庆建工学校党委副书记)接任教务主任之职。不久,又被敌特跟踪,只得转移,换长寿县师范教师文克勤(解放后任长寿县副县长)来接任其职。学校放暑假前夕,小龙坎稽查所派特务查问了文克勤。这样,1940年上半年一个学期中,黄蜀澄和同志们临危不惧,机谨果敢适时转移了隐蔽进出树人小学的20多名党员、干部,使党组织没受损失,而区委机关仍在该校,坚守工作阵地。

1941年1月,国民党掀起第三次-0,重庆形势日趋紧张。3月1日下午,上级来人通知,有人向小龙坎稽查所告密,要黄蜀澄立即转移。黄蜀澄立即布置:未暴露的王焕志、胡志松两名女党员留校坚持工作,其余党员和有关同志立即转移。

黄蜀澄

3月2日下午为迷惑敌人,黄蜀澄和另两名支部成员,请三青团分子,中学部总务主任向宇辉以到新桥一老师家赴宴为名,并打一夜麻将。第二天拂晓,黄蜀澄他们从容地到达江津双河场联络站,自行隐蔽。

黄蜀澄先在铜梁县绅士顾鹤皋家中作了一年家庭教师。

1942年11月,因当地特务对黄蜀澄有所注视,文克勤前往向黄蜀澄传达党组织的通知:“你和傅一凡二人,远离重庆隐蔽,以避不测。1943年春,经覃正中推荐,黄蜀澄应聘邛崃县民盟创办的私立“敬亭中学”任校长,该县绅士张开拐任校董事长。黄蜀澄在此虽无党的组织关系,但以自己多年工作经验,呕心沥血组织进步师生阅读《彷徨》等进步小说。结合形势,对师生进行革命启蒙思想的教育,讲解“读书不忘救国”的道理。以后不少学生回忆:黄老师待我们恩重如山,教书教人,指引我们走上革命道路,我们终身难忘!

1947年国民党全国统一“六一”大逮捕。6月6日,邛崃县特委会密定:由县教育科长通知黄蜀澄校长到县府开会为名,将黄蜀澄诱捕,关在县监狱。黄蜀澄在狱中受重刑月余,敌特一无所获;后被武装宪兵押送成都四川省特委会监狱,视为“要犯”,特务头子徐中奇亲自审问,黄蜀澄虽受敌严刑拷打,多次昏死过去,但他坚贞不屈,守口如瓶,表现了共产党员视死如归的崇高气节。黄蜀澄在长期的监狱斗争中,意志坚强,精神很好,组织难友们学习,发动了因反动当局克扣“囚粮”和不给患者治病的-斗争,并取得了胜利。还凭他的敏锐洞察力,争取教育过来一名看守宪兵郭崇伯(解放后在重庆歌乐山五一水泥厂工作),成为黄蜀澄与监狱外有关同志间的秘密交通员,为狱中难友作了一些有益的工作。

由于黄蜀澄在狱中备受残酷折磨,加之严重肺病和肠炎,已是奄奄一息。经同志们半年之久的多方疏通,1948年1月终于获准保释就医。但他已是重病缠身,难以治愈。黄蜀澄女友高永洁看望他时,黄蜀澄已不能说话,用颤抖的笔写下了:“我不行了,不能去延安,你去重庆相辉学院找叶云兰接头,解放后好好工作”。3月12日在成都青龙街医院去世,墓葬其老家屋侧,死而后已!时年42岁。

1952年经川东行署审批为革命烈士。

(高雄辉)

更多 璧山区旅游景点 请访问:
璧山区旅游 https://www.tzeed.com/bishanqu/

本文链接:
https://www.tzeed.com/zhongqingshi/bishanqu/218264.html

图文推荐
旅游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