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秀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 > 德国旅游 > 正文

戈培尔

 德国人物 7680次浏览

保罗·约瑟夫·戈培尔(Paul Joseph Goebbels,1897-1945)纳粹党宣传部部长,纳粹德国国民教育与宣传部部长,被认为是“创造希特勒的人”。

人物生平1897年10月29日,戈培尔出生于德国莱茵地区雷特城的信奉天主教的职员家庭。幼时因患小儿麻痹症而致使左腿萎缩,乃至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被拒绝参军服役,而他在 前一年半仍对人说:“别人对我所能施加的最严厉的惩罚莫过于检阅仪仗队。而这并不总是可以回避的。每当在庆典的日程上列入检阅仪仗队一项活动时,我就一夜睡不好觉。”从天主教中学毕业时,戈培尔代表全班所作的毕业演讲获得好评。从1917年夏到1921年春,戈培尔主要依靠天主教艾尔伯特·马格努斯协会的资助,先后在波恩大学、弗莱堡大学、乌兹堡大学、慕尼黑大学和海德堡大学攻读历史和文学。1921年4月,戈培尔在海德堡大学犹太文学史家弗里德里希·贡尔夫教授的指导下获得哲学博士学位。戈培尔起先致力于创作小说、剧本和诗歌,着有小说《迈克尔》、剧本《流浪者》和《孤客》,但当时根本没有出版商愿意出版。直到1926年,戈培尔的小说《迈克尔》才得到出版。

加入纳粹党:1922年,戈培尔受到希特勒演讲的感染,加入纳粹党,谋求通过政治活动而出人头地。戈培尔大肆散布关于德意志民族和种族优秀的陈词滥调,认为同盟国、马克思主义者和犹太人为了赢得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军事胜利而欺骗了德国人。1924年6月,戈培尔在日记中表示要"思维简单一点,爱情高尚一点,期待真诚一点,信念炽热一点,说话谦虚一点。"同年10月,戈培尔在日记中发誓"我们必须寻找上帝,我们正是为此而活在世上"。1925年,戈培尔出任纳粹党鲁尔区党部书记,成为纳粹党北德派领袖格里戈尔·施特拉塞的主要合作者。戈培尔创办并《纳粹通讯》等属于施特拉塞兄弟的出版物。为了笼络人心,戈培尔和施特拉塞兄弟经常发表迎合劳动群众情绪的言辞,提出纳粹党与共产党和社会民主党共同开展征用贵族财产运动,主张将大工业和-园收归国有。因为希特勒对此极度不满,戈培尔曾经在 1925年11月的纳粹党汉诺威会议上鼓噪"我要求把这个小资产阶级分子阿道夫·希特勒开除出纳粹党"。

推荐给希特勒

希特勒与施特拉塞0之后,戈培尔被人推荐给希特勒。希特勒欣赏这位擅长宣传鼓动的演说家,以亲笔签名的《我的奋斗》相赠,邀请戈培尔到慕尼黑发表演说。戈培尔受宠若惊地记载: "我进入大厅,欢声震耳,......我讲了两个小时,......最后希特勒拥抱了我。

戈培尔

"1926年2月,戈培尔在纳粹党班贝格会议上完全倒向希特勒一边。8月,戈培尔通过《人民观察家报》发表与施特拉塞决裂的声明。

党部书记

1926年11月,戈培尔被任命为纳粹党柏林-勃兰登堡区党部书记,负责清党和机构整编,很快就使该区的纳粹党成为强有力的组织。1927年,戈培尔创办《进攻报》并兼任主编,加强纳粹宣传工作。戈培尔设计广告画,出版宣传品,组织在-,举行慕尼黑啤酒店-纪念-和柏林体育馆大型演讲会;制造元首"一贯正确"的神话,把希特勒描绘成"主宰者",诱导人们盲目服从;将被人杀死的冲锋队头目霍斯特·威塞尔生前所作的进行曲《威塞尔倒下了》作为纳粹党歌,鼓吹为纳粹事业献身。1929年,戈培尔被任命为纳粹党宣传部部长。

轶事典故戈培尔的工作能力给希特勒留下深刻的印象,以至希特勒在1942年回顾起来仍颇有感慨:"戈培尔博士带有言辞和才智两件礼物,没有这些礼物,柏林的局势就无法控制......对戈培尔博士来说,他以言辞的真实感情赢得了柏林。"

进入国会

从1928年起成为魏玛共和国国会议员的戈培尔曾经这样宣称:"我们进入国会,以便我们能从其武库中取出民主武器来武装自己。我们应该成为国会议员,以便魏玛观念形态自己帮助我们摧毁它。"这对纳粹党的夺权策略有着重大的影响。在1930年9月的国会选举中,纳粹党获得640万张选票,得到197位议席,成为仅次于社会民主党的国会第二大党。

总统竞选

1931年总统竞选活动中,戈培尔力促希特勒参加竞选。戈培尔与希特勒周游全国,频繁发表竞选演说,煽动党徒的狂热情绪。戈培尔调集全部人马,开动宣传机器,利用募集的经费,发动前所未有的宣传运动。纳粹党在全国各地张贴100万张彩色宣传画,散发800万本小册子和1200万份党报特刊,有时一天之内就有3000个动员大会,首次将电影和唱片用于总统竞选活动。尽管希特勒经过两次投票均未能当选,但获得的选票却翻了一番。

戈培尔认为,宣传的唯一目的,就是"征服民众";"我们的宣传对象是普通老百姓,故而宣传的论点须粗犷、清晰和有力;真理是无关紧要的,完全服从于策略的心理";"我们信仰什么,这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只要我们有信仰";"政治不再是可能的艺术,我们相信奇迹,相信不可能和可望而不可即。在我们看来政治正是不可能的奇迹";宣传的基本原则就是不断重复有效论点,谎言要一再传播并装扮得令人相信。

焚书运动

1935年5月10日的夜晚,拥有博士学位的戈培尔在柏林发起随后遍及全国的焚书运动,那些被视为"对我们的前途起着破坏作用"的书籍,如马克思、恩格斯、卢森堡、李卜克内西、梅林、海涅和爱因斯坦等名人的着作,都被付之一炬。戈培尔向参加焚书的学生们说:"德国人民的灵魂可以再度表现出来。这火光不仅结束了旧时代,而且照亮了新时代。"戈培尔因此获得"焚书者"的万恶之名。

消灭传播媒介

戈培尔对报刊、广播和电影以及新闻工作人员实施严格控制,旨在消灭任何与纳粹党对立的传播媒介。《法兰克福日报》的犹太老板被赶出报社,颇有影响的《伏斯日报》被勒令停刊,全国报纸由3607种减为2671种(纳粹统治的前4年);戈培尔或其部属每天就新闻编发问题作出口头训令或书面指示。德国广播公司和电影公司亦成为纳粹的驯服的舆论宣传工具。

-犹太人

在万湖会议上,希特勒最后决定在整个西欧开始-犹太人。戈培尔起先似乎想将-行动同镇压天主教会一样推迟到所谓"最后胜利"之日,但既然希特勒决心已定,他也就决心紧跟了。1935年,戈培尔主持德国的反犹太人活动,宣称"我们再也不想要犹太人了"(6月),将犹太人逐出国防军和劳役部门;颁布纽伦堡法律(9月),剥夺犹太人的德国公民权,禁止犹太人和雅利安人通婚,犹太人和非犹太人之间的任何交往均属犯罪行动。戈培尔还气势汹汹地扬言:"只有将所有犹太人消灭干净,才能解决犹太人问题。只要还有一个犹太人活着,这个犹太人就始终会与国家社会主义德国为敌。

戈培尔

因此,不能对犹太人讲任何宽容和人道。 "1937年5月28日,戈培尔发表演说,猛烈抨击天主教会神职人员的腐化堕落。1938年,戈培尔再次组织反犹太人运动:情报与安全局局长海德里希奉命逮捕17000名波兰犹太人,用闷罐车驱逐出境。

砸玻璃之夜

1938年10月,为纪念啤酒店-而制造"水晶之夜"(亦称"砸玻璃之夜"),将犹太人经常-的会场、住宅和店铺的玻璃全部砸碎(价值500万马克)而诡称为德国人民"自发的-",身穿褐色制服的纳粹党冲锋队员还高唱"今天,德国是我们的;明天,整个世界都是我们的!"

当心波兰

在纳粹德国发动波兰战争之前,戈培尔操纵宣传机器煽动战争狂热。《柏林日报》先使用大字标题警告"当心波兰!",后又谎称"波兰军队推进到德国国境边缘"。《领袖日报》则动用危言耸听的标题"华沙扬言将轰炸但泽-极端疯狂的波兰人发动令人难以置信的挑衅!"《十二点钟报》报道波兰人攻击3架德国客机。《人民观察家报》编发特大通栏标题"波兰全境处于战争狂热中!上西里西亚陷入混乱!"1939年9月1日的早报则竞相报道所谓"波兰志愿人员和上西里西亚叛乱分子"袭击靠近边界的德国格莱维茨广播电台的消息,而实际上袭击行动是纳粹党卫队保安处的特工人员炮制的。

哈哈勋爵

纳粹德国发动侵略战争后,最高统帅部在作战部设有国防军宣传处负责军事新闻检查和编发国防军公报。戈培尔在整个战争时期都力图把国防军宣传处变为国民教育与宣传部的职能部门,以便使政治宣传和军事宣传协调起来,但是未能成功。戈培尔与里宾特洛甫争夺对外宣传权的斗争也以妥协告终。尽管如此,戈培尔仍竭力利用手中的宣传工具,为配合法西斯战争而鼓噪呐喊,颇具成效。戈培尔认为广播是战争时期最重要的宣传工具,演说比写作更能吸引人心。由"哈哈勋爵"主持的对英广播节目,在宣传纳粹战争政策、影响英国公众心理方面是相当成功的。盟国提出法西斯必须无条件投降的原则之后,戈培尔乘机鼓吹德国不是胜利就是毁灭,此外别无选择。1940年6月,在德军侵苏战争之前,戈培尔试图让人们相信3个星期或5个星期之内德军将入侵英国,告诫人们"不要试图猜测-你们不会猜着。继续你们的工作。可以肯定届时你们将听到你们必须知道的消息"。

论总体战

1943年2月2日,德军在"命运之城"斯大林格勒战役中惨败后,戈培尔下令全国娱乐场所关闭3天,在第一天和第三天停止交通1分钟。同年2月18日,戈培尔在柏林体育馆向精选的15000名听众发表着名的煽动性演说《论总体战》。演说历时2小时15分钟,据称是纳粹领导人在战争时期所作的最长的演说。演说直言不讳地以"经过国家社会主义教育和训练的德国人民能够承受全部-"开头;第一部分不讲德军的败绩而强调"犹太人--布尔什维克"的危险,指明德国胜利的必然性,旨在告诫德国听众和其他欧洲国家的听众;第二部分则旨在说服德国公众相信胜利必须通过总体战来赢得,共有10个结论性问题,其中最重要的是第4个问题"你们想要总体战吗?你们想让战争比我们所想象的更具总体性和彻底性吗?";演说最后以西奥多·科纳的诗句"国家屹立而风暴消失"作为结尾,获得雷鸣般的掌声。演说之后,戈培尔下令关闭柏林的豪华饭店和娱乐场所,装模作样地带头不用宽敞阔气的客厅、不上高级茶点,并通过纪录片大肆宣传。戈培尔还经常为希特勒朗诵《腓特烈大帝史》,共同期待第三帝国"时来运转"。

德国总体战动员委员会

1944年6月,戈培尔出任德国总体战动员委员会全权总监。7月20日,德国发生谋杀希特勒事件。戈培尔积极组织镇压并及时通过广播电台发布挫败谋杀的公告,挽救了垂死的纳粹政权。8月24日,戈培尔下达总动员令。

1945年1月,戈培尔出任柏林城防司令,鼓吹焦土政策和毒气战,下令 毙被俘盟军飞行员,主张固守柏林。4月,戈培尔夫妇迁居总理府地下室。决定 的希特勒立下遗嘱任命邓尼茨为总统、戈培尔为总理。

戈培尔

戈培尔则写下《元首政治遗嘱的附录》,声称"要在元首身边结束我的生命","在今后的艰苦岁月里,树立榜样比活着更为重要"。5月1日,戈培尔夫妇先让纳粹军医毒死自己的6个孩子,之后和玛格塔夫人两人一起 以身殉党,死后,尸体被党卫军成员浇满汽油焚毁。

神秘武器与占星术

在第三帝国最后的岁月中,戈培尔已无法用普通的宣传话语来鼓舞上至元首,下至普通百姓的低迷士气。为此,他想尽一切办法制造令人振奋的消息来提振帝国士气。最常用的办法是发布有关神秘武器的新闻。一次他向公众介绍一种名为“冷光”的武器,他说:“当我走进武器库,看见这种武器,我的呼吸骤然停滞。它的威力如此巨大,破坏如此可怕,以至元首要求不到最后关头不能使用它”。的确,第三帝国在末日到来之前确实研制出如V-3 、配备了反船运雷的U型改进潜艇、第一款实用性喷气战斗机等先进武器。但这些武器还没有达到科幻小说中武器的水平。随着战事日益吃紧,各种各样神秘武器的新闻经戈培尔发布出来。起初这些新闻或多或少对激励士气起过积极作用,但德军在前线的溃败令人们渐渐丧失信心,也不再对神秘武器抱有使帝国扭转战局的希望。

戈培尔与希特勒一样,都相信占星术。在希特勒就任德国总理前,戈培尔曾找人为希特勒占卜,占卜师告诉希特勒说:“1945年4月前事业会有挫折,但4月后会出现巨大转折”。1945年4月,美苏两军渐渐逼近柏林,希特勒也日益消沉。也许是巧合,4月12号,美国总统罗斯福逝世。当消息传入德国柏林地堡,戈培尔想起了占星师的预言,兴奋无比。他立刻将消息告诉希特勒。希特勒得知后也十分高兴,他让戈培尔代表他向全国发表他将誓死保卫柏林的广播。可占卜预言并没有挽救第三帝国。18天后,希特勒自尽。

更多 德国旅游景点 请访问:
德国旅游 https://www.tzeed.com/ouzhou/deguo/

本文链接:
https://www.tzeed.com/ouzhou/deguo/218192.html

图文推荐
旅游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