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雅旅游网 www.tzeed.com

林青

 七星关区人物 7540次浏览

林青

林青,原名李远方,又名李肃如,小名毛ど,曾用名矛戈,1911年出生在贵州省毕节县城一个贫民家庭。由于家庭贫困,林青3岁时,不得已到县城的志和百货商店当学徒。学徒生涯是极悲惨的,名曰学徒,其实是老板家的勤杂工,每天天不见亮起床,夜深了才睡觉。挑水、劈柴、洗衣服,甚至还要洗老板娘的臭裹脚布。这种非人的生活,在林青幼小的心里,埋下了强烈反抗的种子。1926年,在商店里好不容易熬过了两年学徒生涯的林青,终于再也忍受不了商店老板的剥削和压迫,毅然逃出了志和百货商店。他随着一批贵州挑夫,经过十分险要的川黔古栈道来到重庆。

在重庆,林青参加了一个话剧团。此时,北伐战争捷报频传,革命力量迅速发展,而-力量也在进行着拼死的反抗。1927年3月24日,北伐军刚攻下南京,帝国主义的军舰就炮轰南京城,我军民死伤两千多人。消息传来,全国人民为之震怒, 的浪潮此起彼伏。3月31日,重庆人民在通远门外打 坝-, 帝国主义的暴行。林青积极参加了这一活动。这次-,竟然遭到了四川军阀的残酷镇压,这就是震惊中外的重庆三三一惨案。军阀的暴行,使林青受到了一次深刻的教育。他心灵里的那颗反抗的种子发芽了。

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了-政变。一时间,黑云压城城欲摧,-气焰甚嚣尘上。林青所在的剧团因上演进步话剧而被迫解散。林青便改名李肃如,考入重庆美术专科学校。1929年,林青在美术专科学校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林青从此走上了自觉革命的道路。

1930年,林青来到革命斗争如火如荼的上海,在提篮桥一家锁厂当学徒,接上团组织关系后,在沪东团区委工作。他联系了在上海的贵州人金孝远、乐石麓等,组织了由工人、学生组成的朝阳音乐社。他白天做工,晚上就和音乐社的同志们一道到沪东或沪西等工人住宅区演唱抗日歌曲。1931年,林青加入中国共产党。入党后,他取名林青。这一年,林青20岁。

林青的抗日革命活动,引起了敌人的注意。1932年,因人告密,林青被英租界巡捕房逮捕,并被判刑两年。在狱中,他认识了共产党员吴黎平。在吴黎平的指导下,林青认真地学习了马列主义政治经济学。次年,因英王加冕,林青获得特赦,提前半年出狱。出狱后的林青,一时找不到工作,又和组织联系不上,便邀约了一道从事革命活动的同乡缪正元返回家乡毕节,决心在家乡继续进行革命活动。

贵州高原上的毕节,在九一八事变后,抗日救亡活动风起云涌。离家7年的林青,一回到久别的家乡,立即投身于家乡的抗日救亡浪潮中。他迅速发展了在毕节领导抗日救亡活动的秦天真入党。1934年1月,林青、缪正元、秦天真在毕节建立了党支部,林青担任党支部书记。这是党在贵州建立的第一个支部。从此,贵州各种进步团体和广大人民群众,在党支部的领导下,抗日救亡活动得到进一步的深入开展。

林青在毕节进行的革命活动,积极而卓有成效。他将进步青年组织起来,成立了宣传革命的群众团体——毕节草原艺术研究社。林青鲜明地提出︰文艺要走出象牙之塔,歌吟不唱靡靡之音,演戏要演新戏,绘画要画刚强的人,文学要写劳苦大众。在林青的领导下,草原社在毕节演出了反封建的话剧《七姐妹》,抗日救亡话剧《暴风雨中的七个女性》《火的洗礼》等。草原社的活动,进一步推动了毕节抗日救亡运动的发展。

林青领导的毕节地区抗日救亡运动的蓬勃发展,引起了驻扎毕节的 军阀犹禹九的注意和仇视。1934年夏天,林青和草原社的骨干被迫离开毕节,到安顺和遵义继续从事革命活动。

1935年初,中央红军长征攻占遵义。消息传来,林青喜不自禁,立即满怀热情奔赴遵义。担任红一军团地方工作部部长的吴黎平,正是林青在上海坐牢时的同牢难友。难友相见,那一份惊喜,那一份激动,那一份同志亲情,真是用言语难以表达。他们紧紧地握着对方的手,眼圈儿便都红了。

吴黎平带着林青会见了中央地方工作部部长李维汉。林青汇报了贵州地下党的工作。李维汉代表党中央承认了贵州地下党的活动,并指示由林青、邓止戈、秦天真组成中共贵州省工作委员会,林青任书记兼遵义县委书记。从此,贵州地下党组织就直接接受党中央的领导。

贵州地下党省工委建立后,林青回到贵阳,找到打入敌军做电台工作的缪正元,要他抄出敌人的密电码交给红军,为红军打破敌人的“围剿”做出了贡献。同时,林青又将从遵义带回的红军战报秘密传阅,并利用妇女会刊物《惊蛰》主持了一期文章,旗帜鲜明地号召“坚持抗日,反对投降,反对法西斯统治!”这期《惊蛰》,在贵阳引起了极大的震动,击中了国民党 派的要害,鼓舞了人民群众的革命斗志。

这一年的7月19日,林青和省工委委员刘茂隆不幸被捕。

敌人抓住了林青和刘茂隆,如获至宝。当天晚上,在警备司令部,国民党贵州省党部书记长陈惕庐和警备司令郭思演设下一桌盛宴,妄图以高官厚禄收买这两位年青的共产党员,从而彻底破坏贵州地下党。面对敌人的利诱,林青和刘茂隆冷若冰霜,不为所动。接着,敌人对林青和刘茂隆施以“软板凳”、“踩杠子”,用尽了各种酷刑。可是,他们就是撬不开这两位年青的共产党员的口。穷凶极恶的敌人,就将他们判处了死刑。

林青和刘茂隆被打入了死牢。偏巧,看管死牢的狱警中,有一位叫董亮清的人,是一位与党失去了联系的地下党员。当他得知了林青和刘茂隆的身份后,便决定营救他们。当时惟一可行的营救办法是,借押送上厕所时逃走。然而,按牢规,看守一次只能押送一个犯人上厕所,也就是说,林青和刘茂隆,只能救走一个。面对着这生与死的选择,林青与刘茂隆,这两位年轻的共产党员,表现出了共产主义战士大无畏的伟大精神。他们争着将生的希望留给对方,自己义无反顾地选择死。

林青对刘茂隆说︰“你的组织能力强。你走,你出去对党的事业有利。”

刘茂隆对林青说︰“你是贵州党的书记,应当是你走,你出去对党的事业更能发挥作用。”

但没多久,林青和刘茂隆被分开关押了。刘茂隆由董亮清看守。一天傍晚,董亮清押着刘茂隆上厕所,经过林青的牢房时,林青站在牢门口,深情地举手向刘茂隆致意。刘茂隆当晚顺利越狱。

1935年9月11日,疯狂的敌人决定对林青下毒手了。

刑场设在六广门。从国民党贵阳警备司令部到六广门,沿途荷 实弹的-林立。经过不知多少次严刑拷打的林青,由于伤势过重,已经无法行走了。敌人用一辆黄包车将他拉赴刑场。一出警备司令部,林青就高呼“打倒国民党!”“中国共产党万岁!”接着,又高唱《国际歌》。高昂激越的口号,雄壮庄严的歌声,响彻贵阳上空。敌人恐慌了,敌人害怕了,竟惨无人道地用短刀横卡在他的嘴里,妄图阻止他的宣传。钢铁铸就的年青的共产党员林青,强忍着钻心的剧痛,仍然艰难地呼喊口号。利刃刺穿了他的两腮,殷红的鲜血,不停地从林青的嘴里流了出来,流了出来……

林青悲壮地牺牲了。他用青春的生命谱写了一位坚定的革命者短暂一生的革命乐章。

更多 七星关区旅游景点 请访问:
七星关区旅游 https://www.tzeed.com/qixingguanqu/

本文链接:
https://www.tzeed.com/guizhousheng/bijie/qixingguanqu/1793.html

图文推荐
旅游推荐
猜你喜欢